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分享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忏悔立志 > 忏悔罪业 > 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更断余疑

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更断余疑

2016-11-24 05:25| 作者:amituofo | 来源:amituofo | 阅读:0次 |
阿难即从座起。闻佛示诲。顶礼钦奉。忆持无失。于大众中。重复白佛。如佛所言。五阴相中。五种虚妄。为本想心。我等平常。未蒙如来。微细开示。  ‘阿难’听见释迦牟尼佛这样吩咐他,于是乎‘即从座起’:从他那个座位就站起来。‘闻佛示诲’:他听见佛所开示这种的教诲,‘顶礼钦奉’:就向佛叩头。阿难这回可没有哭,以前哭了那么多次,这回不哭了,吃饱了。好像小孩子吃奶似的,吃饱了,他就不哭了。你看那个小孩要糖,有糖了

  阿难即从座起。闻佛示诲。顶礼钦奉。忆持无失。于大众中。重复白佛。如佛所言。五阴相中。五种虚妄。为本想心。我等平常。未蒙如来。微细开示。


  ‘阿难’听见释迦牟尼佛这样吩咐他,于是乎‘即从座起’:从他那个座位就站起来。‘闻佛示诲’:他听见佛所开示这种的教诲,‘顶礼钦奉’:就向佛叩头。阿难这回可没有哭,以前哭了那么多次,这回不哭了,吃饱了。好像小孩子吃奶似的,吃饱了,他就不哭了。你看那个小孩要糖,有糖了,也就不哭了。这回阿难也是得到甜头了,吃到甜东西了,所以也就不哭了。顶礼钦奉,顶礼恭恭敬敬地奉持这个楞严大定的法门。


  ‘忆持无失’:忆持这个〈楞严神咒〉,一个字都不错,一个字也都不漏,字字清楚,句句明白,口诵心惟。口里在念,心里就想这个咒,身上就不造恶业,身、口、意三业清净诵持〈楞严神咒〉。


  ‘于大众中’:他在大众里边,‘重复白佛’:可是大家不要误会,阿难这个于大众中重白佛言,并不是说想出风头,想要叫大家看看他,不是的。是怎么样呢?他为众生来求法,他不是为他自己,而是想到你我现在,他这些个同参道友。他说:‘在美国将来有一个法会,有一个人讲《楞严经》,那么那些个人或者不太了解,我现在再给他们请一请法。’所以我们应该多谢阿难。


  ‘如佛所言’:好像佛所说的‘五阴相中,五种虚妄,为本想心’:在色、受、想、行、识这五阴的相里边,有五种的虚妄,那么这个就是本来的妄想心。这五种的虚妄,每一种就有十种的魔。‘我等平常’:我们现在大众在平时日用中,‘未蒙如来微细开示’:我们从来就没有听过佛讲出来这么微妙的道理,开示我们,令我们简直是得未曾有,身心泰然,身心都安泰了。


  又此五阴。为并销除。为次第尽。如是五重。诣何为界。


  ‘又此五阴,为并销除,为次第尽’:色、受、想、行、识这五种的阴,是一起同时就可以销除了,还是要一点一点地、有次第地,好像一重一重地销除呢?‘如是五重,诣何为界’:像这样子这五阴,它们以什么做它们的一个边界呢?做它们的一个界限呢?


  惟愿如来。发宣大慈。为此大众。清明心目。以为末世。一切众生。作将来眼。


  ‘惟愿如来,发宣大慈’:我现在惟独就愿意如来,发扬而宣露出你这个大慈悲心。‘为此大众’:为这在会的大众,‘清明心目’:清,就是清理清净了;明,就是明白了。清净什么呢?清净心目。心若不明白,也不会修行;眼睛若看不清楚,要是有一些个染污在眼目里头,这也不会清净的,所以要清净大众的心目。


  不单清净大众的心目,‘以为末世,一切众生’:以做末世,就是现在你我这个时候。一切众生,你看看,所以我说包括你、我、他都在内,这一切众生嘛!你、我都在一切众生之内,他也没有跑到众生之外去,所以你我他都在这个里头了。我说这个你我他,也就是你我他谁都有了;也就是一切众生。你想跑到外边去,也跑不了的。


  你说:‘我不算数,我没有在这一切众生之内!’


  那你是个什么?你说!你想跑也跑不了的。真所谓‘插翅难飞’,除非你跑到月球去。跑到月球也还是众生嘛!也不能变一个名,所以你就乖乖地承认,自己也就在我们这个团体之内就好啰,不要跑了。


  乖乖的,懂不懂?乖乖的就是不要耍脾气,不要发魔气,不要觉得心里总有点放不下,不要心里总觉得‘吱吱喇喇的’那么难受。吱吱喇喇的,这是中国北方的土话。好像烙饼烙得糊了,它吱吱喇喇,这吱……喇……那么一叫,心里吱吱喇喇的难受。


  所以‘作将来眼’:做我们将来的眼睛,也是做我们的眼睛。你看,你看!这个风水到这儿还没有停止呢!这个将来眼,要到将来,将来是什么时候呢?就是还没有到来那个时候。没有到来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就是未来的时候。未来是什么时候呢?未来就是未来的那个时候。


  讲得你们听得怎么样?听得妙不妙?是没有意思?是有意思?你们这么笑,把他们笑得糊涂了,说:‘讲的什么?你们这么笑啊?’那听不懂中文的人呢,又著急了,啊!Quickly,translation!(赶快,翻译!)


  佛告阿难。精真妙明。本觉圆净。非留生死。及诸尘垢。乃至虚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


  ‘佛告阿难’,在‘精真妙明,本觉圆净’这个境界上,这个境界是什么样子呢?就是那个精真妙明、本觉的圆净,就是这个样子,‘非留生死及诸尘垢’:这里头没有生死的,生死在这个地方是留不住的。


  不单生死留不住,这个精真妙明、本觉圆净,尘垢也没有了。这个是什么?这就是如来藏性,就是真如的本体,也就是你我共有的佛性。不是你有,我没有;也不是我有,你没有。大家都是一样的,就是在这个地方,就是精真妙明、本觉圆净。这个里头一尘不染,一法不立,什么都没有的。你要是能返本还原,返到这个地方,那时候你也没有无明,也没有淫欲,也没有贪欲,也没有这个痴心妄想,什么都没有了,干而洁净。所以我们现在修,就是想回到本有的那个地方去,如果没有那个地方,人人都不要修了。


  ‘乃至虚空’:我们人人都见到这个虚空,虚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皆因妄想之所生起’:虚空就是在我们那个妄想里边生出来的。


  由这个妄想,而有五阴,又有五浊,又有六结,生出种种麻烦的东西来,这就是没有事情来找事情干。为的什么呢?就因为你没有工作了,要找一点工作。找一点工作,你若有代价也可以;可惜越做这个生意越亏本,给人家去打工,越做是越亏本。好像做生意似的,越做越亏本。亏来亏去,亏得把你这如来藏性,就压到五阴山的底下了。于是乎就被六根、六尘这些个土匪据为己有了,他们就占据五阴山,做他们的巢穴了,各处去抢东西、打家劫舍,你看你招贼窝匪到现在!


  先先你做生意,做得蚀本了,然后现在人命又背上了。你这些个土匪各处去打家劫舍,焉能不杀人呢?就杀人!所以你这个自性压到五阴山底下,就有六根、六尘这些个土匪各处去打劫。明白吗?你明白这个道理了,我这一堂经就没有白讲;没有明白吗?没有明白,要慢慢去学。


  斯元本觉。妙明精真。妄以发生。诸器世间。如演若达多。迷头认影。


  ‘斯元本觉’:这个根元,一法不立、一法不生、精真妙明、本觉圆净,是一个根本的本觉。‘妙明精真’:这种由本觉发明这个妙明精真。‘妄以发生’:由这个时候就依真起妄了,在如来藏性上,生出这种妄。‘诸器世间’:所有的有情世间,就是众生;诸器世间,就是山河大地、房廊屋舍。


  ‘如演若达多,迷头认影’:好像这个演若达多,迷头狂走一样。他一早起,一照镜子,看著镜子里边这个人,有鼻子、有眼晴、有耳朵,又有嘴巴。他说:‘噢!我怎么没有头呢?镜子里这个人有头,我怎么没有头呢?’所以就怖头狂走,各处去跑,找他的头。你说他这个头丢了没丢?


  演若达多以前讲过了,你们还记得吗?不记得就去想一想,若记得就讲出来,演若达多倒是怎么个样子,倒是怎么样一个人?他是个聪明人,是个愚痴人?是个有头的人,是没有头的人?如果你说那是没有头的人,你看见会不会认为他是个怪物?你想一想!


————※——————※————————※————


  今天是我们在座这些人新生命的开始,既然是新生命的开始,我们必须要洗涤身心,把以前那些个不清净的东西都放下。以后拿起来的东西,都要清净。所谓清净,就是没有贪、嗔、痴、慢、疑这五钝使。你若能把这五钝使没有了,这就是清净了。


  那么今天受这个戒,这是在美国这国家,在美国人里头,可以说是第一次,空前未有的,所以你们都是一些佛教的先进者。先进的人,没有什么好处,要吃苦的。为什么呢?因为在你以前没有,因此你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做,有时候就蒙头转向的,东西南北都不知道了,做了错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呢?根本就不明白,也没有地方去学。


  日本的佛法,虽然传到美国来很久了,可是日本的佛法是一种化学的佛法,非常的化学。所谓化学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虚无飘渺的,他们所行的,你说是佛法嘛,又不像佛法;你说是世间法嘛,他又说他是佛法。所以简直地认不清它是个什么?换一句话说,它可以说是四不像,似驴非驴、似马非马、似牛非牛、似羊非羊,不知道是个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根本也就没有什么根据。


  好像现在一个高丽的和尚,说他是曹溪派,你说你高丽怎么能生拉硬拽,把这个曹溪派拉到你高丽去了呢?这简直不是尽挂羊头卖狗肉吗?挂著曹溪水的招牌,卖他高丽那个地方的沙和泥土,一点水都没有。一点水都没有,这你怎么能叫个曹溪?我并不是想要说这种的话,我看这一切的人太可怜了,以盲引盲,他说他是曹溪的,这些个聪明的美国人也跟著变成曹溪了。究竟曹溪怎么个来源?他都不知道。曹溪是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怎么个样子?不知道!这真是硬贴狗皮膏药。啊!硬往这个身上贴狗皮膏药,真是可笑。贴膏药这个话,美国人恐怕不懂。


  你们现在受到正宗佛教的戒律,正宗的佛法,不是那种旁门左道,藉道骗财,说我传给你个法,你给我六十五块钱!不是的。我现在传给你一个衣,你给的钱,不是给我的,是给你那个衣的钱。那个衣是要买的,是不是啊?


  现在你搭著这个衣,以后每逢任何的法会,都应该搭著这个衣。搭这个衣表示恭敬佛、恭敬法、恭敬僧。那么现在我们这个法会,明天就圆满了,以后有什么法会,搭衣的人要在前面站;没有搭衣的人,就单单穿著袍的人,要在后边站。那么受戒年头多的人,也是站到前边;初受戒的人,站到后边,这是佛教的一个次序。


  今天恭喜你们各位,在这三个多月的期间,已经圆满你们的学业。学业圆满了,可是你们的工作要开始了,什么工作呢?要去把世界整个人类的痛苦解除了。因为人类的痛苦,必须要有人帮忙,然后才能解除。人类的痛苦,不是单单某一个国家有,是整个世界的人类都有痛苦。那么必须要有大智慧的人,来提醒每一个人这种痛苦,然后他才能知道寻求一种真正的快乐。


  人类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呢?就是人类有一种贪心。有贪心,这是最苦恼的;有嗔心,也是最苦恼的一件事;有痴心,也是最苦恼的一件事。贪嗔痴这是三种毒药;这三种的毒药,每一个人都认为它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和它就不脱离关系。为什么他不脱离关系?就因为他没有明白。若明白了,那么人类的痛苦就没有了。


  这一次这楞严讲习法会,由七月十六号开始,每一天由早晨六点钟到晚间九点钟,这样不停地来修行,不停地来学习。这三个多月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可是现在这个宝贵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宝贵的学业也学到你们身上了。你们要把所学的佛法,告诉整个世界,令世界上的人都离苦得乐,得到真正的大智大慧。不要再去做一些个愚痴的事情,不要再去做一些个对人类无益的事情。


  在整个世界上,这一次可以说是佛教的第一次。所谓空前未有——从来就没有的。因为讲经的时间是很多,可是没有这样一天到晚不休息地这样去做。你们现在把所学的这些佛教的道理,去成就整个世界上在苦海里的人,令他们统统都离苦得乐,早成佛道,这是我所希望的。


  妄元无因。于妄想中。立因缘性。迷因缘者。称为自然。彼虚空性。犹实幻生。因缘自然。皆是众生。妄心计度。


  这个‘度’字,读ㄉㄨㄛˋ,同‘堕’音。这一段文是说,我们这妄念的因缘。那么什么叫因缘呢?这个人不明白因缘,就惑为自然了,落到自然外道里边。所以才说‘妄元无因’:妄想它的根元没有一个基础。没有基础,就是没有一个体性,所以这叫妄元无因。‘于妄想中’:在这个妄想里头。


  关于妄想,有人问我:‘什么叫妄想?’


  我说:‘你现在问的妄想就是妄想。你现在问的“什么是妄想?”就是妄想。’


  这个妄想你到什么地方去找?它有没有一个根?过去就没有了。妄就是虚妄,虚妄就是没有实体的一个东西。说是一个东西,已经不合这个题目了,根本就没有个东西,所以也不能说它是个东西了。


  那么在这个妄想里头,‘立因缘性’:你就妄立说它是有一种因缘性。‘迷因缘者’:你有一种因缘性,你若明白因缘,还没有毛病;可是这迷因缘者,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因缘。说是:‘那么,法师你讲这个因缘究竟是什么?’


  这前边讲了很多了。这个因缘就是破外道的一种法,是小乘的一种法。既然是小乘的法,本来没有什么深妙的道理,就是因缘——如是因、如是缘。那么不明白因缘的人,就‘称为自然’:就称这个因缘就叫自然了。所以他就是囫囵吞个枣,把这个枣囫囵吞了。什么叫囫囵吞个枣呢?这个枣,或者你们听不懂,就是囫囵吃个苹果,这个苹果你也没有嚼,也没有咬,就囫囵个吞下去了。究竟什么滋味,那不知道。所以这个迷因缘的、不明白因缘的,就称为自然,这是外道的一种理论。


  ‘彼虚空性’:现在也不讲因缘,也不讲自然,现在讲它那个虚空去了。虚空是什么呢?‘犹实幻生’:虚空也是从你那个妄想里头生出来的。前边文殊师利菩萨那偈颂不是说过:‘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这个空在大觉性里边,好像海里一个水泡沫一样,所以它是由妄想生出来的。


  ‘因缘自然,皆是众生,妄心计度’:什么叫因缘?什么叫自然?因缘和自然,这两种的说法,都是以一切众生这个妄想心去推度、想像出来的,都是由妄想生出来的。我说的不知道对不对?不过你们想一想看。


  阿难。知妄所起。说妄因缘。若妄元无。说妄因缘。元无所有。何况不知。推自然者。


  ‘阿难,知妄所起’:你知道这个妄想怎么样生起的?怎么样有的?从什么地方来的?你知道吗?‘说妄因缘’:你知道这个妄想从什么地方来的,你才可以真正说这个妄的因缘。


  ‘若妄元无’:那么本来就没有一个妄,‘说妄因缘’:你再说这种妄想的因缘,从什么地方说起呢?‘元无所有’:因为这个妄没有体性,既然没有这个体性,这个妄就元无所有,一无所有,什么都没有的,是诸法空相。既然没有这个妄元,它没有根本,‘何况不知’:何况你又不知道呢?‘推自然者’:连因缘都不知道,就推究是一个自然,这就落于自然外道,那又怎么可以呢?是不可以的。


  是故如来。与汝发明。五阴本因。同是妄想。


  ‘是故如来’:因为上边所讲这个道理,所以怎么样子呢?所以如来‘与汝发明’:我给你讲,为你发挥明白,告诉你。告诉你什么呢?‘五阴本因’:色、受、想、行、识这五阴的本因是什么?就是妄想,五阴的本因就是妄想噢!


  这个妄想,你若追究它,它没有自体的,五阴就是它的一个母亲,从那个地方来的。从哪个地方呢?就是从妄想那儿来的。五阴也是从妄想那儿来的,妄想也是从五阴那儿来的。这是依真起妄。


  ‘同是妄想’:所以前边我没讲吗?这五阴山就把你压住了,又有了六贼,就在那个山上招兵买马、聚草屯粮、打家劫舍、无所不为。这五阴山把你这个如来藏性遮盖著,露不出来了。单单有个五阴山,还不要紧,又来了六贼。六贼在那儿就做土匪,土匪周围去打家劫舍,所以就把如来藏性给埋没到里边了。你若能把这个六贼、五阴都降伏了,那你如来藏性也就显现了。【注四○】


  汝体先因。父母想生。汝心非想。则不能来。想中传命。


  释迦牟尼佛说:阿难,‘汝体先因父母想生’:为什么说是情呢?卵因想生,胎因情有,阿难也是胎生,并不是卵生。所以说想生,这个想就是个情字。


  往粗了说,就是妄想;往深一层说,就是个想;再往深了一层说,就是个情。这先因父母这个情生,怎么说是情呢?父亲母亲因为有这种欲心、情欲,所以就发生一种男女的问题。于是乎就有了小孩子,这岂不是因情而有的呢?


  ‘汝心非想’:虽然你父母因为有情想,而有这种男女的问题,那么你在中阴身的时候,如果你没有一种爱父憎母,或者爱母憎父的这种情感,也不会有你这个身体的。所以在你的中阴身的时候,也是有这种情想;有你这种情想,所以你这中阴身才来投胎。


  ‘则不能来’:你要是没有情想的话,你就不会来投胎的,不会有你这个身体的。这是一定的道理,你想不承认也不可以的。则不能来,你看‘则不能来’这个语气说得很决定,这是决定辞。就是你若没有情想,就绝对没有你这个身体,则不能来。这个是怎么样?‘想中传命’:就是由这情想而传续——传承接续——你这个生命。


  你有生命,都是由彼此的情想互相传递而有的,所以这叫想中传命。传命就是继续的意思,继续你的生命。你有这个想,才能继续你的生命;如果你没有这个想,你生死就了了。所以想阴断的时候,远离颠倒梦想,一切的梦想都没了;你若妄想没有了,生死也就了了。为什么你有生死呢?就因为你妄想太多了,前念灭、后念生;后念灭、后念又生,生生不已,如水波浪,川流不息。所以这川流不息,也就是想中传命的道理。


  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悬崖不有。醋物未来。汝体必非。虚妄通伦。口水如何。因谈醋出。


  《楞严经》这个哲理,讲得是最彻底了,这是究竟的哲学,究竟的真理。可是究竟的真理也就是究竟的妄想,你不要把这个就说是究竟真理了。我说的这个真理,就是他讲就有这个情形。这个情形从什么地方来的?从妄想那儿来的。所以,我说它具有究竟的一个道理,这个道理从什么地方来的?从妄想那儿来的。你说出妄想,它就有了;没有妄想,就没有了。


  ‘如我先言’:阿难,像我以前告诉你的,记得吗?告诉你什么?‘心想醋味’:你心里这么想:噢!这个醋啊,真酸,啧!啧!真酸。这个酸梅呀,噢!酸哪!一吃我这牙都倒了,也软牙了。你这样一想的时候,这口里口水就出来了,这样一想酸哪,‘口中涎生’:口里就流口水了,这个口水不是馋出来的,而是想这酸味想出来的。所以无论谁,不要妒忌人,妒忌人在中国话就叫吃醋,不要吃醋。一吃醋就有酸味了,口中涎生。


  ‘心想登高,足心酸起’:心里想登高,这足心这个酸味又起来了,足心就发酸了;发酸了,脚心也软了;脚心软了,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要跌到那个万丈悬崖里去了。你说危险不危险哪?‘悬崖不有’:这个悬崖不是有的,只是心里这么想一想;心里这么想一想,这足就发酸了。以前想酸梅、想醋,是嘴酸;现在想悬崖,他腿酸了,足也酸了。你说这个足怎么也会酸呢?


  有一个人就讲了:‘我知道了,法师你不要讲这个道理了,我已经明白了,我已经开悟了。’


  开了什么悟呢?‘你前面所讲的那个六根互用,每一根都有六根的作用,所以现在脚也会吃东西了,所以它就酸起来了。’真是这个样子?啊?我不相信你这个开悟。你开这个悟,为什么我不相信呢?我还没有开这个悟呢,你就开了这个悟?那没有这个道理的。这个道理,我不承认的。那怎么样子呢?因为这就是个妄想,这个脚并不会吃东西,也不会听东西,也不会看东西。六根互用说是眼、耳、鼻、舌、身、意,并没有一个脚,所以你开的这个悟,我绝对不承认的。


  悬崖不有,‘醋物未来’:那么悬崖也不是有的,这个醋物也不是有的,只凭你一个妄想,嘴也流涎了,足也酸软了。‘汝体必非虚妄通伦’:如果你这个身体不是由这个虚无的妄想来的,和妄想做朋友,做同类,‘口水如何因谈醋出’:如果你这个身体不是由妄想、由这个情想而有的话,那么你口里流的口涎、这个口水,为什么我和你一讲这个醋,它就会出来?讲这个醋,这只不过讲一讲,并不是真有这个东西。讲一讲,这是虚妄的,不是真实的,为什么它酸味就出来了?就觉得口里也酸溜溜的,脚上也酸溜溜的。这么样子,你想不承认是妄想来的,可以吗?不可以的,那是从妄想来的。


  是故当知。汝现色身。名为坚固第一妄想。


  ‘是故当知,汝现色身’:因为上边所讲这个道理,所以你就应该知道,你现在这个色身,就是你这个身体,‘名为坚固第一妄想’:虽给它起个名字说它坚固,只不过是个名而已,其实这就是由你第一个妄想,由这色阴而造成的。


  即此所说。临高想心。能令汝形。真受酸涩。


  ‘即此所说’:就是上边我所说的这一段文。说的什么呢?‘临高想心’:你做这么一个妄想,想自己站在那个万丈悬崖上,就是这个妄想的心,‘能令汝形’:它就可以使令你自己这个身体,‘真受酸涩’:就这么讲一讲,想一想,啊!你这个脚上就觉得酸,又觉得涩了。


  什么叫涩呢?这个涩就是不光滑,就觉得很酸涩的,就觉得这个脚好像站不住了似的,要跌倒要跌倒那么样子。你走到那个万丈悬崖上去,往下一看,噢!看不见底,这个脚心就发软了,即刻就是不向下跌也要向下跌了。这什么道理?就因为你这个妄想做成的。你若没有这个妄想,同样的路,你在平地上走来走去,走多少路,这个脚心也不发软,也不发酸的。


  你走一个独木桥,底下看著那个水流得清流湍急,噢!这一掉下去,就没命了,就会被水淹死了。不想,没有事;一想,这个脚就即刻迈不动步了,就软了。迈不动步,就跌下去了,这个就是你这一想的关系。你若没有这个妄想,闭著眼睛往前走,不知道有这么个独木桥的时候,反而没有事。那说我闭著眼睛走独木桥试一试,那也一样掉到里头去,因为什么呢?你看不著,一脚就踩不住那个独木桥了。所以你看见,你若一打妄想,一知道下边是清流急湍,这个水流得很急,你也就生恐惧心了;你要是闭著眼睛走独木桥,也一样掉到水里去。


  所以不要睁著眼晴打妄想,也不要闭著眼晴死妄想。你若闭著眼晴死妄想,那也是行不通的,所以要紧的就在这个地方。你也不要闭著眼睛死妄想,怎么死妄想?把那个妄想死了。你睁著眼睛打妄想,生出这个妄想,也一样脚心发软;你闭著眼睛也一样掉到万丈悬崖里去,所以闭著眼晴,这也不是一个办法。因此,最难的就是在这个地方,怎么样呢?你最好就是不打妄想,那就没有事情了。


  由因受生。能动色体。汝今现前。顺益违损。二现驱驰。名为虚明第二妄想。


  ‘由因受生’:因为你受这个生,才有这个身体,‘能动色体’:你这个色身,有色质的这个形体,‘汝今现前顺益违损’:你现在这个现前,顺著有益的事情,你就欢喜;有损害你的事情,你就不欢喜。‘二现驱驰’:这两种的妄想互相驱驰。‘名为虚明第二妄想’:虚,是不实在的;明,就是光明。但是这个光明是不实在的光明,这就是你这个虚明,你第二种的妄想。


  由汝念虑。使汝色身。身非念伦。汝身何因。随念所使。种种取像。心生形取。与念相应。


  ‘由汝念虑,使汝色身’:因为你这种的妄念,役使你的色身。‘身非念伦’:身并不是这个念。身和这个念不是同类的,可是它们为什么互相有一种的感觉?‘汝身何因,随念所使’:为什么你起一个念,你的身就随这个念来使用?被这个念来支配?


  ‘种种取像’:在种种的取像里边,‘心生形取,与念相应’:你心生一个念,形就想去取这个东西,身和念是相应的,是一致行动的。你的身为什么和念就会一致行动呢?什么叫做念?念是想念。一念、二念、三念、四念、五念、六念、七念、八念、九念、十念……,这个念就是一念。


  在《仁王护国般若经》上说,一念里边,就有九十个刹那。刹那是很短很短的一个时间。‘在一刹那里边,就有九百个生死。’有九百个生死,也就是九百个生灭。所以才说:‘一念不生全体现,六根忽动被云遮。’你若能一念不生,就全体现。什么全体呢?就是全体大用,也就是如来藏性,你本有的家珍,本地的风光,本来的面目现前了。六根忽动被云遮,你六根稍微一起的时候,就被云遮住了。所以才说修道的人能到一念不生,那时候鬼神都没有办法你了。


  你若能一念不生,就能一念不死;若不能一念不生,也就不能一念不死。这个地方很要紧的,你若把这个地方明白了,一念不生,你全体现了;你六根再一动,就又被乌云遮上了。


  寤即想心。寐为诸梦。则汝想念。摇动妄情。名为融通第三妄想。


  ‘寤即想心’:寤,就是醒著。前几天我不是讲过庄公寤生?他妈妈因为他寤生,遂恶之,就讨厌他。爱共叔段,她欢喜第二个儿子——共叔段。欲立之,她想立共叔段继承父位,所以武姜左一次右一次向武公请命,说是叫小儿子继位,不要大儿子继位。可是郑武公不准,所以还是庄公立了。庄公立,武姜就叫共叔段去造反,结果也失败了,这就是那个寤生的故事。这个寤就是没有睡觉。寤即想心,醒著的时候,就是想阴当权的时候。


  ‘寐为诸梦’:你要是睡著了,这就是梦,这个想阴就会有梦,会变梦。以前讲到想阴的时候,不是说他这儿睡著了,旁边在捶衣服,捣衣舂米的,他就听这是撞钟,或者敲鼓?也就是这个想阴。他睡著了,就有这种错觉。


  ‘则汝想念,摇动妄情’:那么在梦的时候,你这个想念摇动,就知道撞钟击鼓的这种妄情。‘名为融通第三妄想’:这个名字就叫融通。融通就是融而通之,通而融之;就是互相合作。我告诉你,无论醒著,或睡著了,这想阴,现在的名词就叫互相合作。互相合作就是通融,这叫想阴的妄想,这是第三想阴。


  化理不住。迟运密移。甲长发生。气消容皱。日夜相代。曾无觉悟。


  ‘化理不住’:这就是行阴。行阴像水波浪似的,那么川流不息,它不停止的。也就是前念生,后念灭;后念灭,后念又生,这么互相生灭。化理不住,这种变化的道理不停止,总是这样地去工作,不停止、不休息。‘运运密移’:运,就是运转的意思。运转运转就川流不息,密移是你看不见,它这个是很轻微的,在你不知不觉地,它就搬了家了;你不知不觉地,它就变了样了,这是运运密移。


  什么运运密移呢?好像‘甲长发生’:什么叫甲呢?甲就是指甲。指甲你两天不剪,它就长得有这么长;这三天不剪,它又长一点;四天不剪,它又长一点。它一天比一天长,一天比一天长,可是它怎么样长呢?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长多少?你知道不知道?它怎么长出来的?你知道不知道呢?这个甲长——长啊,就一天比一天长。发生,你我这个头发一个月不剪,大约就有四分长。一个月不剪有四分长,你知道它一天长得多少呢?也不知道!说那我可以统计一下,你统计,这不一定是正确的,你用电脑算术机算一算,看一看它知道不知道?


  ‘气消容皱’:气一天比一天就衰败了,这叫气消。好像青年的人,天真活泼;壮年的人就壮;老年的人,这气就消了。消不是没有了,就是衰败了。容皱,这个容也鸡皮鹤发了,面貌也老得不得了了,再想装一个后生的人,装一个年轻的人,也做不到了。你就怎么样化妆,八十岁的人也不能变成二十岁的男子,所以这叫容皱。


  ‘日夜相代’:这个甲长、发生、气消、容皱,白天晚间都一样工作的,它不停止它的工作,真是比钟表都勤力。钟表有的时候你不上链,它会停止呢;这个你不要给它上链,它也一样地工作。除非死了,死了就不工作了。‘曾无觉悟’:它就这样日夜相代——日夜来摧你,由少而壮,由壮而老,由老而死。死了再生,生了再死,这叫死死生生,生生死死,永远都不觉悟。永远在这里头迷迷糊糊地,糊涂而来,糊涂而去,这就是行阴的一种妄想。


  阿难。此若非汝。云何体迁。如必是真。汝何无觉。


  ‘阿难’,‘此若非汝,云何体迁’:你这个身体甲长发生,气消容皱,你若说这个指甲不是你的,它怎么在你身上长长呢?你说这个头发不是你的,它怎么在你头上长长呢?你说这个气不是你的,怎么你觉得气不足,就衰弱了呢?你这个面如果不是你的,它怎么会皱呢?你说这个容皱也不是你的,那么你的面怎么会自己皱呢?它怎么会在你身上变化呢?如果不是你的,怎么你这个身体会迁变呢?会由少年的时候就搬到中年的时候,由中年的时候又搬到老年的时候,由老年的时候又搬到死的时候。所以你不能说,不是你的。


  如果这不是你的身体,汝必非真,那你就不是真的。‘如必是真,汝何无觉’:若说一定是你的,你怎么不知道呢?你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甲长,你也没有感觉;发生,你也没有感觉;气消,也没有感觉;面皱,也没有感觉,你也不知道哪一天,它就变了样了。


  这是两边都给破了。你说是你的,也不对;说不是你的,又不对,这都不对了。那么你说这怎么办?就是妄想!就是在这个地方,由妄想造成的。


  则汝诸行。念念不停。名为幽隐第四妄想。


  ‘则汝诸行,念念不停’:你的行阴,它也是念念不停的。‘名为幽隐第四妄想’:这一种念念不停,不容易觉察得到的,它有微细的动相。幽隐,你不容易觉察得到的这种变化。变化密移,毫无感觉,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就是第四种行阴的妄想。


  又汝精明。湛不摇处。名恒常者。于身不出。见闻觉知。若实精真。不容习妄。


  ‘又汝精明,湛不摇处,名恒常者’:在你这个精明的时候,湛清而不摇动这个地方,这个名字如果叫它恒常的话,‘于身不出’:那么在你身上不会有‘见闻觉知’。‘若实精真’:假设若真是精真的话,‘不容习妄’:就不会有这个习气和妄想发生了。


  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经历年岁。忆忘俱无。于后忽然。覆睹前异。记忆宛然。曾不遗失。则此精了。湛不摇中。念念受熏。有何筹算。


  ‘何因汝等,曾于昔年,睹一奇物,经历年岁,忆忘俱无’:有什么原因呢?你在以前看见一个很奇怪的东西,经历不知道多少年岁,这个忆也没有了,忘也没有了。你若有个忘,说我把什么事情给忘了,那还有个记忆呢。你现在忆忘俱无,也没有记,也没有忘了。


  ‘于后忽然,覆睹前异’:以后,忽然又看见以前所看过那种奇怪的东西,‘记忆宛然,曾不遗失’:在这时候,你就想起来了,啊!以前怎么样记忆的,怎么样遇到这个奇怪的东西,那时候怎么样见的,一点都不会忘的。


  ‘则此精了’:这个能回忆以前的这种精了,‘湛不摇中’:在湛清不摇的里边,‘念念受熏’:在这里边念念有这种熏习的情形,‘有何筹算’:怎么样子算计算计呢?怎么样想一想啊?怎么就已经忘了这个事情,然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会又想起来了?那么没有再遇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忘了,想不起来了;过到了之后,又随著就想起来了。


  这是有何筹算呢?谁给记的账呢?谁给算计的呢?由这个证明,在你八识田里边记得,不过你说忘了,于是乎就想不起来了。那么你几时再见著它,就又回忆起来。这并没有一个人给记上账,就是在八识田里边,天然地在那儿存在著。


  阿难当知。此湛非真。如急流水。望如恬静。流急不见。非是无流。若非想元。宁受妄习。


  ‘阿难当知’:阿难,你应该知道,‘此湛非真’:前边湛不摇中,这个湛不是真的,‘如急流水’:怎么说它不是真的呢?就好像急流水,它那个水流,‘望如恬静’:你看著它好像没有波浪似的,没有流。可是‘流急不见’:它那个水流因为没有波浪,它流你也看不见。‘非是无流’:不是没有流,它是流,你看不见,只是它没有波浪而已。前边是行阴,现在是识阴,这个识阴里边,‘若非想元’:假设不是妄想的话,‘宁受妄习’:没有妄想,就不会受妄的习气来熏它了。


  非汝六根。互用开合。此之妄想。无时得灭。


  ‘非汝六根,互用开合’:如果不是到你六根能互用开合这种境界,这种程度,‘此之妄想,无时得灭’:这个妄想,没有时候可以灭的;除非你到六根互用的境界上,这个妄想就消灭了。


  故汝现在。见闻觉知。中串习几。则湛了内。罔象虚无。第五颠倒。微细精想。


  ‘故汝现在,见闻觉知’:所以你现在这见、闻、嗅、尝、觉、知,这种六根的知觉性里边,‘中串习几’:中间串合著习几,就好像用绳串起来一样。习,是习气;几,是几微,最微细的这个地方,就是你不容易觉察得到,不容易看得见的。‘则湛了内’:就在你湛了这种性内,‘罔象虚无’:罔,你说它有嘛,它又没有;象,你说它没有嘛,它又有。这一种虚无飘渺的情形,‘第五颠倒’:这就是第五种的颠倒‘微细精想’:这个微细不容易觉察得到的境界。精想,这种妄想也是很细的,也是很不容易觉察到的。


  阿难。是五受阴。五妄想成。


  ‘阿难’,‘是五受阴’:这五种的受阴——就是色、受、想、行、识——这五种的阴,你都有领受的这种情形。‘五妄想成’:所以五种的妄想,也就发生出来了。


  汝今欲知。因界浅深。惟色与空。是色边际。惟触及离。是受边际。惟记与忘。是想边际。惟灭与生。是行边际。湛入合湛。归识边际。


  ‘汝今欲知,因界浅深’:你现在想要知道五阴这种妄想,每一个阴它的界限是浅?是深?是怎么个样子?它的边际在什么地方?我现在告诉你。‘惟色与空,是色边际’:惟色而对空,就是色的边际。‘惟触及离,是受边际’:这个触尘和离,就是受的边际。‘惟记与忘,是想边际’:惟这个记和忘,是想的边际。‘惟灭与生,是行边际’:惟灭和生,是行的边际。‘湛入合湛’:你清净又合清净,‘归识边际’:这就是归八识的边际。


  此五阴元。重叠生起。生因识有。灭从色除。


  ‘此五阴元’:这五种阴的根本,‘重叠生起’:它重复而重复地叠生,生了又生,这样地互相循环,互相帮助。


  ‘生因识有’:那么这生就因为识才有的。‘灭从色除’:灭就从色除。怎么会灭呢?因为有色。若灭色,它就归空,这所以灭。生,就由识生出来的;灭,就由形色而灭。


  理则顿悟。乘悟并消。事非顿除。因次第尽。


  ‘理则顿悟’:在理上来讲,这个道理你很明白了,可是‘乘悟并销’:乘(同‘秤’音),就是这种乘除的方法。你悟了,也没有这个乘,也没有悟了。理则顿悟,乘悟并消,你若明白这个理了,那么你就连悟都消了。‘事非顿除’:在理上讲,你是悟了;在事相上讲,你还要‘因次第尽’:你要好像脱衣服似的——脱了第一层,又到第二层,然后脱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注四一】你在事相上要由次第而尽——次第没有了。这个理你是明白了,但是你还没有修呢。还要修,才能把这五阴都破了。


  我已示汝。劫波巾结。何所不明。再此询问。


  ‘我已示汝’:我以前已经告诉过你,‘劫波巾结’:我用那个巾结了六个结。


  ‘何所不明,再此询问’:你怎么还不明白呢?还来这么向我多问,又这么啰啰嗦嗦的。


  汝应将此。妄想根元。心得开通。传示将来。末法之中。诸修行者。令识虚妄。深厌自生。知有涅槃。不恋三界。


  ‘汝应将此’:阿难,你应该将这种的‘妄想根元’:这个妄想生出来的根本来源,‘心得开通’:令一切的众生都明白、了悟这个道理。


  ‘传示将来,末法之中,诸修行者’:你再把这个道理,传给将来末法的时候,这一切修道的人。‘令识虚妄,深厌自生’:令他们也都知道这虚妄的妄想,是他自己生出来的,令他很明白、很了悟,知道这种妄想的来源和它的脉络,而生一种厌恶的心。‘知有涅槃,不恋三界’:令一切的众生知道有涅槃可证,不留恋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火宅了。


  ‘三界无安,犹如火宅。’莲池大师是中国很有名的一位法师,他出家了,还总想回家看看他太太。左一次、右一次,看了很多次。他太太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一想自己的丈夫出家也不修行,还有这一种的情爱放不下,老回到家里来,这不是一个好办法。于是乎她就在进门的地方,挖了一个坑,上边用席子之类的东西遮上。这个坑里边放的什么呢?就放它一些个火。


  那么莲池大师有一次又回来了,一迈步,就掉进这个火坑里了,他说:‘啊!你这儿怎么弄个火坑呢?’


  他太太说:‘你知道是火坑,为什么你还回来?’这一句话,他开悟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这也就表示三界无安,犹如火宅。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都不是安乐的地方,就好像火宅那么样子。


  阿难。若复有人。遍满十方。所有虚空。盈满七宝。持以奉上。微尘诸佛。承事供养。心无虚度。于意云何。是人以此。施佛因缘。得福多不。


  ‘阿难’,‘若复有人,遍满十方,所有虚空,盈满七宝’:假设有这么一个人,在十方世界所有的虚空里,装满了金、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这七种的宝物,‘持以奉上,微尘诸佛’:拿它来奉上供养无量无边微尘那么多的佛。


  ‘承事供养,心无虚度’:又叩头、又礼拜、又供养,这个心没有一时一刻空过了。


  ‘于意云何’:在你的意思里怎么样呀?‘是人以此施佛因缘,得福多不’:这个人用这么多的七宝来供养佛,把他的七宝都供养给佛了。这种因缘,他所得的福报多不多啊?你讲一讲。


  阿难答言。虚空无尽。珍宝无边。昔有众生。施佛七钱。舍身犹获。转轮王位。况复现前。虚空既穷。佛土充遍。皆施珍宝。穷劫思议。尚不能及。是福云何。更有边际。


  ‘阿难答言’:阿难答覆佛这个问,就说了,‘虚空无尽,珍宝无边’:虚空是无尽的,没有穷尽的,珍宝是无边的。


  ‘昔有众生,施佛七钱’:以前有一个众生,就只布施佛七个钱,‘舍身犹获转轮王位’:在他死后,尚且得到转轮圣王位。这转轮圣王有一千个儿子,那有几多个太太?没有讲。总而言之,有一千个儿子。这个转轮圣王有大威德,他有一种车,在一个时辰里头,可以周游四大部洲,比现在的火箭大约都还快,他有这种宝物。


  ‘况复现前,虚空既穷,佛土充遍,皆施珍宝’:那么布施给佛七个钱,都得到转轮圣王这么大的果位,况复现生,在虚空也穷尽了,所有佛的国土都充满了,他皆施珍宝,不只七个钱,他布施尽虚空、遍法界这么多的七宝。‘穷劫思议,尚不能及’:这一种的功德,就是穷尽无量不可思议那么多的劫数,也是算不过来,算不尽他这个福德。‘是福云何,更有边际’:这个福,你怎么可以说它再有一种边际呢?它没有边际的。


  佛告阿难。诸佛如来。语无虚妄。若复有人。身具四重。十波罗夷。瞬息即经。此方他方阿鼻地狱。乃至穷尽十方无间。靡不经历。


  ‘佛告阿难’:佛告诉阿难说,‘诸佛如来,语无虚妄’:诸佛不打妄语,不撒谎的,不讲假话的。


  ‘若复有人’:假设若有人,‘身具四重’:四重是什么呢?就是杀、盗、淫、妄,这叫四重罪。在《楞严经》上,这叫〈四种清净明诲〉,前边你们都听过了。‘十波罗夷’:十种波罗夷,就是你受菩萨戒,那不有十重吗?就是那十种。犯波罗夷就是弃罪——撇弃到佛法大海之外,不通忏悔的这十种罪。这十种罪,若是你想明白,就看看菩萨戒前边那十重——就是十种波罗夷罪。


  ‘瞬息即经’:这么一转眼就经过了,经过什么呢?‘此方他方阿鼻地狱’:经过这一方,又他一方的阿鼻地狱。‘乃至穷尽十方无间’:乃至于到十方国土的无间地狱,‘靡不经历’:就是任何地方的地狱,他都游遍了,受遍了这些罪,这叫靡不经历。


  能以一念。将此法门。于末劫中。开示未学。是人罪障。应念消灭。变其所受。地狱苦因。成安乐国。


  ‘能以一念’:你能以一念这么短暂的时间,‘将此法门’:将楞严大定这个法门,‘于末劫中’:在末法的时代,‘开示未学’:开示没有学过佛法这些个人。


  ‘是人罪障,应念消灭’:你能以一念这么短的时间,将《楞严经》这个法门,开示那些没有学过佛法的人,这个人的罪业,应你的念,就消灭了。也就是很短的时间,罪业就消灭了。‘变其所受地狱苦因,成安乐国’:变他所受这个地狱的苦因,成安乐国了,不会再有痛苦了。


  得福超越。前之施人。百倍千倍。千万亿倍。如是乃至。算数譬喻。所不能及。


  ‘得福超越’:这个讲《楞严经》的人,他所得的福报超越‘前之施人’:就是前面用尽虚空、遍法界的七宝,来布施给微尘数的如来、诸佛,供养承事。可是你能讲《楞严经》,能给不懂佛法的人说这种的法门,你所得的福报,就超越过这个人‘百倍、千倍、千万亿倍’,‘如是乃至’:像这样子,重重加起来,乃至‘算数譬喻’:算数和这个譬喻‘所不能及’:也算不出来究竟是多少,没有法子算得出来。


  阿难。若有众生。能诵此经。能持此咒。如我广说。穷劫不尽。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成菩提。无复魔业。


  ‘阿难’,‘若有众生,能诵此经,能持此咒’:将来若有众生,能读诵这部《楞严经》,能持诵这〈楞严咒〉。‘如我广说,穷劫不尽’:假设我要是广说,详详细细地说,多少个大劫也说不完这种好处。


  ‘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成菩提,无复魔业’:你们各位要依照我所教诲你们的这个话,照著这个方法去修行,直接就可以成就无上的菩提觉果,不会再有一切的魔业。【注四二】


  佛说此经已。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及诸他方。菩萨二乘。圣仙童子。并初发心。大力鬼神。皆大欢喜。作礼而去。


  ‘佛说此经已’:佛说完了这部经,这一切的大‘比丘’和一切的‘比丘尼’‘优婆塞’:就是男居士。是梵语,翻译过来是‘近事男’,就是近事佛的男人。‘优婆夷’:优婆夷就是近事女。所有‘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天,天上的天人;人,人间的人;和阿修罗。阿修罗你们也都认识了,他是脾气最大,好打架。


  我的一个弟子说他的狗是阿修罗,或者他那个人也是个阿修罗。我相信听过《楞严经》,就会变菩萨了,不会再有阿修罗的气了。


  ‘及诸他方菩萨’:你看这菩萨就来了。他方的菩萨和‘二乘、圣仙童子’:二乘,就是二乘的圣人——声闻、缘觉;童子,就是童真入道的。‘并初发心大力鬼神’:方才发心的这个最大力的鬼神,‘皆大欢喜’:一起都高兴了,‘作礼而去’。


————※——————※————————※————


  现在我们听完了这部经,无论是谁,是天上的人、人间的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无论哪一类的众生,都要发菩萨心,都要行菩萨道了,都要做一个菩萨。不要再去做那些其他因的众生,要种佛因,种菩萨因,结菩萨果,结佛果,将来是成佛的。我们所有一切众生,释迦牟尼佛早就给我们授记了,说是‘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你不要说念多了,就说‘南无佛’,将来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定会成佛的。我们现在听了这部《楞严经》,你明白了很多的佛法,这个功德不可思议,所以说你就用满十方虚空的七宝来供养佛,都没有你讲《楞严经》这个功德大。所以我们这次把这部《楞严经》也讲完了,你们苦也都了了,我的苦也没有了。为什么呢?不必这么辛苦了。那么将来去行菩萨道,或者那时候还有苦;不过那时你自己愿意受了,不是人家勉强叫你受的。那时候你自己就愿意去接受这种的问题了。


  在这个法会圆满之后,要休息二个礼拜,再继续讲〈普门品〉。观音Bodhisattva(菩萨)的Birthday(生日)就快来了。那是九月十九,今天中国的阴历是八月初一。还有一个月零九天,就是观音诞了。在观音诞讲〈普门品〉,就是《法华经》的第二十四品,中文是第二十五品,因为《法华经》有一品没有翻译。〈普门品〉讲完,如果有人真心想要听,就可以讲《法华经》。在这两个礼拜期间,无论谁想要到这佛堂来研究佛法,还可以照常来,现在果前在这儿,大家也可以和他来互相研究,只要愿意学佛法,随时都可以来。我或者还有一些事情没办的,要处理处理。再过两个礼拜之后,我想叫果地也辛苦辛苦,请他为大家研究一点佛法,不过现在还没有决定研究什么。果璞也发发菩萨心,为大家把这《楞严经》再往深的来研究一层,因为他会中文,他都懂。中文既然懂,那中文的意思就要翻译成英文。这是很难的一件事,也是很容易的一件事。因为他明白了,就很容易;他若不明白,就很难的。


  所以要发发菩萨心,行行菩萨道,我希望我们听过这《楞严经》之后,每一个人都发菩萨心。现在我再说一遍,无论是什么,是天上的人、人间的人,是阿修罗和地狱、饿鬼、畜生,都要发这觉悟的心,不要再迷了。觉者就是佛,迷者就是众生,我们现在都希望快一点觉悟。


关键词:
网友评论
忏悔罪业

版权说明

1、《楞严经五十阴魔浅释—更断余疑》一文由本站网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