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分享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忏悔立志 > 简明立志 > 刘素云:邪淫这点破事,就能把你的小命断送

刘素云:邪淫这点破事,就能把你的小命断送

2016-11-25 01:53| 作者:amituofo | 来源:amituofo | 阅读:0次 |
不能犯的过,这个我不太会说,但是这个在我接触到的范围内,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挺严重,我还必须得说。就是,什么过不能犯呢?邪淫的过不能犯。  现在这个社会复杂到极点,真是一个花花世界,现在有多少人就栽到这个上面,就犯的这个过,甚至连命都要搭上了,我不得不再说说这个话题,因为本来我不善于说这个话题。我记得,过去有一次讲课说到这的时候,我不说嘛,这一个题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我不太会说。现在不得不说,为什么呢?

不能犯的过,这个我不太会说,但是这个在我接触到的范围内,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挺严重,我还必须得说。就是,什么过不能犯呢?邪淫的过不能犯。

  现在这个社会复杂到极点,真是一个花花世界,现在有多少人就栽到这个上面,就犯的这个过,甚至连命都要搭上了,我不得不再说说这个话题,因为本来我不善于说这个话题。我记得,过去有一次讲课说到这的时候,我不说嘛,这一个题对我来说是个难题,我不太会说。现在不得不说,为什么呢?因为犯这个过,你的法身慧命就没了,它严重到这种程度,你能不能认识到?你因为这个,不但法身慧命没了,甚至你就现在这个人身的身命你都要断送掉,你究竟图啥!我真是不理解,你究竟图啥,你怎么这么混、这么傻、这么愚、这么痴!我用不客气的话说,就这点破事,就能把你的小命断送,把你的法身慧命断送,你值吗?你一点都不值,你一文都不值!你太愚痴了。你犯这个错你上哪去?地狱。那地狱变相图你没看嘛,犯这个错,男的去,是抱铜柱子,烧热的铜柱子,一抱你这个人就化了;女的,住那个铁板烧。万死万生,那不是千死千生,是万死万生,那只是一个数,代表数,那无数次,什么时候你把这个业消尽了,你才能脱离这个苦海,就是这个苦海,就是铁板烧、铜柱子这个,你还有别的呢,你还得去受。

  所以我说,现在的社会这么乱,人们为什么得那种千奇百怪的,你都说不出来名的那种病,和这个事没关系吗?有关系呀。我记得有人讲课的时候曾经说过,就每当你这个时候,有多少佛菩萨多少鬼神就在边上看着呢。你就从羞耻那个角度,你也不能干这样的事呀!你想一想,现在我周围,围着一圈,神呀鬼呀仙呀,人都在围着我看热闹呢,你说你不觉得难看吗?你那脸往哪放?人生不就是这点事嘛,说白了,我们都是过来人,我说得实不实在,不就是这点事嘛,怎么就这样看不开?怎么就看不明白?

  我有两个同修,我真是替他们庆幸,庆幸什么?我这两个同修,各娶了一个贤妻,真是贤良的妻子,我特别赞叹这两个妻子!这两个妻子在我们佛门,可以说修行的是小有成就的,我不能说她们修成了,是不是,那我也不知道,那我是说大话。我只能通过我的观察、我的感受,我觉得我这两个同修的两个妻子,真是在修行的路上是小有成就的,就她们这个忍辱精神,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我听了以后,我都非常受感动。作为一个女人,能把这个问题看到这种程度,能做到这种程度,真是了不起!她们要是不成佛,都冤枉,都冤枉。这个忍辱关绝对是过了,而且无怨无悔,一如既往地为了这个家庭,为了这个丈夫,为了孩子,做无私的奉献,多么了不起的伟大的女性。如果不是有这么好的妻子,我看我这两位同修,真是不知道到哪去了,他自己掂量掂量也知道了。

  我跟你们说,我做了一个梦,我不知啥意思。我不是说,刘老师,你又来宣传迷信了,不是迷信,我真是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意思。我做了一个什么梦呢?就是农村,农村,可能我们东北有同修知道,农村不是分南炕北炕嘛,就带着炕沿的那种炕。我就进了这样的一个屋,进屋以后是什么场景呢?就是,南炕也都躺着一炕人,怎么躺的?都是立着,肩膀栽着的,不是平躺,平躺占地方,都是一个挨一个这么躺着,而且它有个特点,是头朝里脚朝外,就是脚超炕沿这面,然后北炕也是躺满了人,也是这个姿势躺着,也是头朝里脚朝外。后来,有一个佛友上我这来,我就跟他说,我做了一个梦,我都不知啥意思,但是那个景象我看得特别清楚。我这个同修说,刘姐,你看那炕上躺的人是死的是活的?我说,是活的,都睁着眼睛都在喘气,但是给我的感觉呢,都半死不拉活的,就这种感觉,而且他们那个眼神是什么眼神呢?是一种无助的?哀怨的?可怜巴巴的?我说不出来,再具体我说不出来。就这种眼神瞅着我,但是没有一个跟我说话的。我就做了这么一个梦,醒了以后,我自己寻思我学学,我圆圆这个梦咋回事?这是我想出来的,我不会这个,我也不懂什么圆梦。当时因为那个同修来,我不跟他说这个梦嘛,他说刘姐呀,这就是这些人让你救他们。我说,你别说,我也有这点感觉,要不他们干啥用那种眼神瞅着我呢?我怎么能救他们呢?我能救我肯定要救,我不能不救呀。我那个同修说,你想救,你就能救。我说,我要有那本事就好了,那我要有那本事,我统统我都救,我一个也不剩,这点我能做到。就是这个。

  我跟大家说这个梦是什么呢?就是说,现在确实是乱世,我们生在乱世是很不幸的,但是能不能,我们在不幸当中遇到佛法了、得了人身了、遇到念佛法门了,我能把这个命运转过来?能不能?命运是有的。命运能不能转?命运能转,命运掌握在谁手里?掌握在自己手里,你不要把你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你来替我吧!有的人总迷信,刘老师,你一说说,一沟通一沟通,我的问题都解决了。我跟你们说若干遍了,不是那么回事。如果我真是那么回事,我就全包了,我都给你管了。办不到!人不说嘛,个人的业各人了。那我胳膊摔坏了,我找谁去?你们都有刘老师找,我找谁去?小刁和大云告诉我,找师父吧。我说,不行,不能麻烦老人家,我找师父,师父告诉我念阿弥陀佛,我知道。那我就念阿弥陀佛呗,那你看我念阿弥陀佛,我就把我胳膊念好了,那你相不相信?一开始她们都不相信,能不疼吗?那我真没疼。你说好了吗?好了,它只不过是现在不能完全伸直,大的事也不影响我,这不挺好嘛。所以说命运掌握在你自己手里,不要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我今天在这说这句话你要记住了,内求不外求,你什么事都想找刘老师,刘老师不是不帮,不是不慈悲,有的事可能是它阴差阳错的。

  你比如说,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有一个佛友给我来封信,七转八转怎么转的,我也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因为他这信落款没有时间,也没有联系电话。就说有一个,也是学佛的同修,他身体状况不好,请老师帮忙,就这么一封信。就是身体不好的那位佛友,名我记住了,叫钟红杰。就这封信我是什么时候看到呢?我是十一月二十号左右看到的这封信,我也不知道这封信,中间转了多长时间了?这个钟红杰咱们这个佛友,她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样?我全不知道。就给我写信的是另外一个佛友,他又没有给我留电话号,我没法跟他联系。所以我唯一的做法就是,每天绕佛完了回向,给钟红杰回向,我只能做到这。我有一个回向单,凡是同修给我提供的名字,要求刘老师给回向,我百分之百做到,一般的凡是往生的,我最少是给回向四十九天,有的多的,我都回向一百天。这是我能做的,我能帮的,但是你说你所有问题,你都让我来代你,我代不了呀。那我要说,行,这个事留给我,我帮你我代你,那我不是骗你嘛,我不是坑你嘛。

  所以说,我只能起个辅助作用,帮助你,但是我请你相信,刘老师说出来的话,她绝对负责任,她说到哪她会做到哪的。如果你们有什么事,需要刘老师帮一把,我肯定会帮的,我不会袖手旁观的。但是你把你所有的事都,刘老师你挥挥手,我的问题就解决了。那不是,那要是那样,那阿弥陀佛慈不慈悲?观音菩萨慈不慈悲?他们挥挥手比我挥的,好使多的多。我算啥呀,我哪有那本事,那观音菩萨也代替不了你,阿弥陀佛也代替不了你。只是佛菩萨把道理讲给你听,你道理听明白了,你去做,你自己就把你自己救了。你自己是谁?你自己就是阿弥陀佛,是不是这么回事?我今天说到这,你听明白没有?啰里啰嗦又跟大家说了一个多小时候了,耽误大家时间。这个题目的交流就说到这,以后有时间再交流,感恩大家!阿弥陀佛。


关键词:
网友评论
简明立志

版权说明

1、《刘素云:邪淫这点破事,就能把你的小命断送》一文由本站网友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本人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网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