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命运 - 从戒邪淫开始,南无阿弥陀佛

戒邪淫官网-戒色戒淫戒邪淫-中国最权威系统化的戒邪淫网站

当前位置: 戒邪淫官网 > 青春期 >
时间:2013-09-24 12:18来源:戒邪淫网 作者:戒邪淫网 点击:
一个渴望告别处男的高中生与一个发人深省的电话 --------------------------------- 中国青年报 江菲 “我要感谢你,在发生这种行为之前,想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2004年6月的一天,《中国中学生报》编辑吴若梅接了一个冗长的电话,是一个高一男生打来的,

  一个渴望告别处男的高中生与一个发人深省的电话
  ---------------------------------
  中国青年报

  江菲


  “我要感谢你,在发生这种行为之前,想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2004年6月的一天,《中国中学生报》编辑吴若梅接了一个冗长的电话,是一个高一男生打来的,他的目的是要向吴若梅宣告:我要和异性发生性关系,马上!
  “行啊。”吴若梅不动声色地回答,“可是,为什么呢?”
  “我周围的同学都有了,那我也得有。”男生说。“行啊。”吴若梅还是那种缓慢的语调,“那你和谁啊?”
  “和我女朋友啊!”男生理直气壮。
  “好啊。可是如果你想和女朋友发生这种关系,那就得有个长远打算吧?你爱她吗?打算和她结婚吗?”
  “我们俩长不了,高考完肯定分手。”“哦?为什么?”
  “我根本不喜欢她。但是我们班男生都有女朋友,我也得找一个就找了她。她特别喜欢我。”
  “那这事儿你和她商量过吗?”
  “没有。但我知道如果我强烈要求,她一定会同意。她特别喜欢我。”
  “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将来的妻子,在结婚前和别人发生过性关系,那你……”
  “那绝对不行!”没等吴若梅说完,男生斩钉截铁地接道。
  “哦,那你想,你将来肯定要和这个女朋友分手,如果她将来碰到一个和你有一样想法的丈夫,那你不是把她害了吗?”
  “嗯……那也是……”男生犹豫了半天,又执着地说:“那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家有钱,我去找‘小姐’行不行?”
  “行啊!当然可以。”吴若梅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声音还是很平静:“可是找小姐,你要考虑到安全问题。即便采取了安全措施,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不出问题呀……如果这些我们都不考虑,还有法律问题呢?”
  她慢悠悠地说:“你现在闭上眼睛,试着想像一下那个场景,警察进来了,把你抓住了,他会问你问题,比如:你叫什么?你的身份证呢?你还是个学生吧,哪个学校的?……我可以跟你打赌,不出4个问题,就能把你问哭,你信吗……”
  来来回回40多分钟,那个男生最后叹了口气说:“吴老师,你说服我了,我不做了。”
  听到这句话后,吴若梅终于松了口气,说:“我很感谢你。”
  “谢什么?”男孩儿大惑不解。
  “我要感谢你,在发生这种行为之前,想到了给我打个电话。而不是草草地就进行了。感谢你这么信任我。”
  话虽这么说,吴若梅心里依然很沉重。当编辑之余,她从事了12年的青春期性教育工作,并在北京电台《今夜私语时·青春版》担任了8年嘉宾主持,对她来说“这样的事太多了”。家里、办公室里,成百上千封信中,随便抽出一封,不是讲述青春期情感的,就是谈论性问题的。“讲女生怀孕的事儿,每星期至少会有一封。”据吴若梅所知,就在不久前的北京市中考体检中,某区就检查出了3位已经怀孕两三个月的女中学生。
  在大家还在讨论性教育“应不应该进行”和“如何进行”时,青春期的孩子们早已开始了行动。今年年初出版的一本书,将人们的视线引向这个令人吃惊的领域。这本书名为《藏在书包里的玫瑰———校园性问题访谈实录》(以下简称《玫瑰》),作者通过对13位在中学阶段发生过性行为的学生进行调查式的访谈,得出的结论让人瞠目———
  在这13位中学阶段发生性行为的学生中:半数以上是师生公认的好学生;1/3来自重点中学甚至是名声显赫的学校;他们初次发生性行为时100%不用安全套;他们有过性行为的事实,父母与教师100%不知道;他们对学校与家庭的性教育100%不满意。
  作者之一张引墨在后记中引用李银河的一句话作为这个结论的解释:“由于我的样本很少,所有没有任何统计意义,也不能做任何统计推论……其中所有的材料只具有‘存在着这样一种事实’的意义……”
  但《玫瑰》中所叙述的“事实”,仍然引起了强烈关注。发行半年来,该书重印6次,销售量达16万册以上。许多家长看完这本书后,觉得“不敢相信”、“毛骨悚然”;而初衷是面对老师和家长的书,中学生却成了主流读者群,他们觉得这本书“很好”,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科学”和“人性化”的知识;更多性学家和青春期性教育工作者,也站出来对“这个事实”发表观点,因为在13个“事实”背后,是青春期成长过程中更多不可忽视的“事实”。
  “对于这些孩子来讲,接受这个访问,都带有一点自我总结的性质”
  看过这本书的人,都会敬佩这两位编采。
  不仅因为他们有勇气公开出版这个敏感而隐晦的题材的书,更因为他们能够找到这么多人,说服他们接受访问,并愿意向公众讲述他们对这一经历的思考和感受。
  对张引墨来讲,事实远不如人们想像得那样复杂。
  “我几乎是被动的。”她笑着说。当她把作这个研究的打算散布出去后,她更多的只是等待。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她碰到的多是这样的情景———一位受访者打电话来:今天就见面吧。
  张引墨:今天我太累了,能换个时间吗?
  受访者:不行!就今天。也许明天我就不想讲了。
  于是,张引墨常常在结束白天的工作后,疲惫地赶到约定地点———通常是一家肯德基或麦当劳,要两杯饮料,就着薯条和烤鸡翅,开始谈论这个被大多数人认为难于启齿的话题。
  只要谈话一开始,张引墨的疲惫很快就消失了。很多时候,是受访对象一个人侃侃而谈,她很快便由一名访问者变成了一个倾听者。
  促成张引墨写这本书的原因,是在她作为《中外少年》杂志8年编辑的过程中,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学生,在尚未具备处理性行为应具有的知识和心理能力时,就开始了尝试。对于后果,他们更是知之甚少。
  张引墨讲述的一件事让《玫瑰》的另一个作者孙云晓念念不忘。
  那是《中外少年》的一个中学生记者和他的同学一起出去玩,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学生们很自然地便一男一女地进了房间。“根本没有刻意地安排,而是孩子们觉得谁该和谁一起住,就和谁一起住。”这个小记者当时正上高中二年级。
  另外一件事则带点悲剧色彩:张引墨的一位中学生朋友高考没有考好,因为在高考前一个月,她陪自己的好朋友去医院堕胎。更惨的是,堕胎之后的一个星期,这个女孩子还坚持参加了体育课的1000米达标测验。也正因为此,在以后的体检中,她的腹部永远留下了一块阴影。这个女孩子后来考上了一所医科大学,每当上妇科学这门课时,她都后悔不已,并且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丧失了当妈妈的能力。
  孙云晓是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他从这两个故事里感受到了一种“变迁的暗流”。
  “我感到非常惊讶。现在的青春期孩子,早已从青春期的情感萌动,向勇敢尝试性行为转变。这意味着中国正在迈进一场静悄悄的青春期性革命,如果不加以正确引导,西方上世纪1960年代的性解放思潮,也许就会在中国上演。”
  他们所担心的,并不是这种行为本身,而是中学生们在进行这种尝试时,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它的意义和后果是什么。
  对于成人世界来说,十几岁就发生性行为的孩子,如果不是“家教不好”,就是“道德败坏”,但在青春期孩子的世界里,却往往带有“无法选择”或“不愿选择”的性质。
  “这肯定得发生啊!怎么能不发生呢?”一个女孩子说:“以前我俩商量过,这件事要等我俩一起两年后再发生,觉得当时太小……可是好多事都是控制不住的,我觉得十七八岁的男孩都挺容易冲动的,而且又有这样的机会,这件事发生是必然的。”
  另一个女孩儿坦率地说:“我不能说是太自愿,心里有一点好奇,可也不想拒绝。”
  她认为自己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她保持着中国的传统观念,认为只有嫁给一个人,才会和他发生这种关系。她对整个过程几乎一无所知,发生了,“非常吃惊”。
  一个男孩儿说:“一个人青春期时他什么都不会多想,是很单纯的,心里想什么就做什么。”他就是在“头脑发热”的状态下“做”的,而且“根本没想过后果会是什么”。
  更多的人,则是好奇地想试试,带着一种“成长的愿望”,还夹杂着“别人有我也要有”的心态。
  “不发生”对他们来讲,在产生“冲动”的那一刻,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不能理解吗?”张引墨问道:“我非常能够理解他们。他们觉得他们在爱,他们希望有个方式表达。现在打开电视,登录任何一个网站,甚至走在马路上,全世界能够看到的表达爱的方式就是这样。”
  吴若梅并不认为在青春期情感问题上,不同的时代有什么不同:
  “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暗暗地喜欢一个异性,心里发痒,睡不着觉,一天到晚想的都是那个人,我甚至还在胡同里来来回回走了几个小时,就是为了制造一次‘邂逅’。除了发生性行为这件事以外,我肯定,所有的感觉都是相同的。如果那时的中国和现在一样,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在十几岁的时候不发生这件事。”
  “他们只是想找个人,好好说一下这个成长中经历的最重要的问题。父母当然是不可能的。”张引墨说:“对于这些孩子来讲,接受这个访问,都带有一点自我总结的性质。”
  “不和父母说,这是我生活的基础,是我的信仰,比宗教还厉害的信仰”
  从本性上讲,这些同样经历过青春期的人并不想阻止“青春性”的现实。但从过来人的经历讲,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行动,让现在的青年人尽可能地“推迟”发生性行为的年龄。
  在《玫瑰》中,和13位中学生口述记录占相同比例的,是专家的分析、建议和大量的性科学知识,从两性生理结构的不同,成长中各个阶段的特征,到如何保护生殖器官、欲望的产生、避孕知识及堕胎可能产生的危害。
  “生理卫生课?我觉得那是远远不够的。”孙云晓说:“现在的生理卫生或青春期教育课,最多可以告诉他们的,是一个受精卵是如何形成的。然后呢?他们一无所知。形成受精卵的性交过程是什么样的?一次做爱受孕的几率有多少?安全期是哪几天?哪 旧网址旧网址

版权声明:本站-[戒邪淫官网-戒色戒淫戒邪淫-中国最权威系统化的戒邪淫网站]:所提供的《一个渴望告别处男的高中生与一个发人深省的电话》的这篇文章如果涉及到版权纠纷,请及时与QQ:858099909进行沟通处理,阿弥陀佛。网站所有文章、内容,转载,推广,功德无量。欢迎进行大量转载,随手转发,功德无量,阿弥陀佛!!!由于本站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为教化世人,劝世所提供题材,如侵犯到原作者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一个渴望告别处男的高中生与一个发人深省的电话》的责任编辑:戒邪淫官方编辑小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张逸辰 对 惭愧弟子:张逸辰,发愿戒邪 的评论:
  • 第一天
  • 上善若水 对 邪淫的恶果:性病图片选( 的评论:
  • 千万不要邪*
  • 文亚强 对 惭愧弟子:火炬,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我要报名!
  • 半生浮云 对 惭愧弟子:思儒,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昨天第7天
  • iamqiuhui 对 惭愧弟子:麦邱辉,发愿戒邪 的评论:
  • 弟子来了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七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四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三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二十天
  • 签到 对 惭愧弟子:军军,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签到
  • 小生 对 惭愧弟子:小生,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一天报道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九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八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七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六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五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一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十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九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八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七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六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五天
  • zhangfan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p第五天 /p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四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三天
  • 张帆 对 惭愧弟子:张帆,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第二天
  • 惭愧之人 对 浅谈“戒色”的好处 —— 的评论:
  • 好棒
  • 0918 对 惭愧弟子:李剑,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xie xie
  • 331909782 对 惭愧弟子:陈深荣,发愿戒邪 的评论:
  • 阿弥陀佛
  • 志纯 对 再次的忏悔荒淫无度的日子 的评论:
  • 阿弥陀佛
  • 面包 对 惭愧弟子:李剑,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0918 对 惭愧弟子:李剑,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ai po jie le
  • lzhws 对 慈善中国——日行一善最容 的评论:
  • 阿弥陀佛
  • 品味生活[正能量] 对 戒淫浪子回头路(完整版) 的评论:
  • 阿弥陀佛 对 惭愧弟子:李剑,发愿戒邪淫 的评论:
  • 继续保持
  • 谢秦 对 惭愧弟子:陳依柔,发愿戒邪 的评论:
  • 随喜赞叹
  • 極樂佛國 对 盗抢团伙26人全是单亲家庭 的评论:
  • ssss
  • 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摩訶薩 对 已经彻底断SY了 的评论:
  • 阿弥陀佛
  • 極樂佛國 对 致邪淫果报现前的兄弟姊妹 的评论:
  • 阿弥陀佛